江南舟

全职党,近期潜水

一波三折(喻文州 x 你)

写的有点简短,请不要建议。

最后想说,不要吐槽。

可以接受请往下看。







一波三折

人与人的相遇,有事就这么偶然;人与人的相爱,有时就是一波三折。

——题记

1

“……好的,主持人,这里是第五赛季总决赛,这场比赛是蓝雨对微草……”江若然说道,“……蓝雨惜败于微草……!!”

江若然看到现任蓝雨队长,喻文州,就小跑过去去采访,“喻队,你觉得这次蓝雨的表现怎么样?” 

“我认为大家表现都不错,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。”

……

“你有什么话对蓝雨的粉丝们说?”

“谢谢你们的支持与鼓励,我相信下次蓝雨会赢得。”

“谢谢喻队,”她转多去,“现场是这样,主持人。”

之后,她向喻队道谢。

他们擦肩而过,却不知,他们已系在一起。形成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痕迹……

2

迎来了7月,职业选手的假期也到了,对于江若然来说,她的短日放假也来临了。

一放假,江若然就到H市找她姐姐江若泽玩,但江若泽还要上课呀,只好下午找她。

殊不知,江若泽突然有事,江若然正好过来,江若泽就跟她讲,“等一下有位同学的家长来一下,但我有事,所以……”她眨了眨眼睛,江若然扶额,“知道了,让我干什么。”谁叫她是我姐。

江若泽特别开心,跟她说,“你只用说那同学的最近情况,让他家长做什么……我已写在电脑里,你看一下,我先走了,知道你最好了~”

“嗯嗯,知道就好,路上小心。”

看完后,江若然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,就去洗手间“变装”一下,因为她本身跟江若泽长得很像,一弄更像了,让江若泽的同事都能认错。

过了大概20分钟,那位“家长”出现了,江若然见到那位“家长”,嘴抖了一下,心想,怎么会是他?为什么是喻文州啊!!!!!

她欲哭无泪,但还要说,“你好,你是喻浩的家长吗?”

“我是他的表哥。”

“能问一下你贵姓?”

“喻文州。”

之后江若然“复述”一下江若泽所拜托她的事,讲完后,就让他离开,但他没走,反而问,“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江若然一愣,说,没有。

“这位老师真不会说谎,还是说,记者?”

江若然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
“我要不要送你?”

这是什么发展?!

“不用了吧……”

“江记者你还是身为一位女士,不怕被人打劫?”

……真的很想说不会呀,江若然心里说道。

因又不过喻文州,江若然只好答应。

在夜晚,H市真的很美。这时灯火通明,霓虹灯在黑夜中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,照耀着这个城市。

喻文州与江若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走路,在路人眼中,仿佛是对情侣,只要他们没有带在夜晚不该出现的东西。

“……江记者,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带这些东西。”

“对不起,我仇恨太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喻队,其实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你有……孩子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你怎么过来了?”

“他的父母都不在,我正好过来,就让我过来帮他们去。”

江若然露出沮丧的表情,在喻文州眼里就是写着“没有挖到新闻”,喻文州不禁一笑,心想,她也有这样的表情,“我回答你一个问题,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“……你问吧。”心脏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江若然。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?”

“那我等会再反问。”

“可以,你有女朋友吗?”

“没有。该我了,你在学校的原因。”

“我姐有事,我代替。谁知道是你,早知道就不答应了。”

“是我,难道不行?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江若然转过去,正好对上喻文州,看到他的微笑,那么温柔,但跟平常采访时的笑容不一样,带着一丝温暖。江若然迷上了,但身为记者,还是知道“局面”,“……平常采访时的你太心脏了。”他弱弱地说道。

“……”喻文州很无奈。

到了十字路口,江若然让喻文州不用送了,她跑到另一侧,像喻文州喊,“喻队,我能叫你文州吗?”

“可以。”喻文州回应着。

“那文州拜拜了。”江若然向他挥手,向远方跑去。

喻文州望着江若然的身影,直至消失在这光芒中。

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这算不算走进了一步?

3

9月来临,冯主席心血来潮,弄了一个额外拍摄——职业选手宿舍大曝光。

江若然和刘铭只好任命。

他们去了蓝雨,快接近宿舍时,跟喻文州“偶遇”。

江若然很惊讶,喻文州嘛……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……做活动。”

“我能问一下什么活动?”

“……能不说吗?”

“可以,但我能跟着吗?”

“……跟吧。”

走到第一个门前。

“……好的我们先到的是黄少天的房间。”说着,拿出万能钥匙(别问我从哪得来的)打开黄少天的门,发现竟然挺干净的,如果排除那堆不明东西……“黄少天的房间要乱一些……好的我们去下一间。”

……(中间就是看房间,其它房间都整洁)

采访完后,喻文州邀请江若然逛G市,江若然问刘铭,“去不去附近看看?”

刘铭刚想回答,突然一阵寒意,回头望了下,看到喻文州在笑,连忙说,“太累了你们去吧。”

“嗯……好吧。”江若然转过去问喻文州,“文州,现在可以不?”

“好啊。”

他们先来到海洋馆。

“文州快过来,你看那鱼好漂亮!”

“嗯。”

江若然拉着喻文州,喻文州看着这么活力的女孩,不禁想笑,原来这么“冷漠”的背后,竟然是这样的开朗。

走出海洋馆后,喻文州问江若然,“你是第一次来海洋馆吗?”

“幼儿来过,但已没多少印象。平常也不是很有空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那你哪里还想去。”

“嗯……去海边吧。”

他们俩走在海滩上,此时太阳已落到海边,阳光在海平面上闪耀着,江若然不禁眯起来,拿出手机拍了下来,不禁感叹。

“文州……你又来过海边吗?”

“以前有过,现在都没时间。”

“那你看到这样的景色有什么感觉吗?”

“没有吧……”

“文州……你不觉得,海面的颜色不像是你们的内心吗……那么平静……却那么闪耀……无法忽视的感觉。”江若然转了过去,对着喻文州,“所以……我相信你会赢得!加油!”

她害羞地挠了挠自己头发,不敢看着他,嘴角却怎么都合不上。

喻文州沉默了一下,向她走过去,抱住了她,“江……若然,我喜欢你,能和我交往吗?”

“……你下次要拿冠军,我就答应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在海边待了一会,就回去了。

海风还在吹,但海面还平静着。

4

之后,他们经常打电话,谈心事,聊天。他们虽然没有确定,但他们心已了然。

第六赛季,蓝雨得冠军。

喻文州(兴奋地)走向江若然,江若然在那等着他,对他笑了笑,喻文州拉起她的手,把她弄到自己怀抱中,“我们赢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……那之前说的,唔……”喻文州很惊讶,江若然脸红了。

喻文州笑了笑,“捧”起她的脸吻了下去。

之后,江若然经常去G市找喻文州,在喻文州的带领下,也开始玩起了荣耀。

5

之后日子喻文州经常找江若然,江若然也一样,经常找喻文州,亮瞎了许多单身。

据江若泽透露,江若然时常不明会笑。据黄少天透露,喻文州最近很温柔,之后还爆了许多料;在之后,……你们懂~(作者就不做死,并不是懒得写)

在一次新年,喻文州跟父母坦白,父母让喻文州带她过来,江若然很紧张使整个人拘谨的不行,被喻文州父母认为她非常文静,有礼貌,让他的父母喜欢她。

6

世界联赛开始了,江若然以跟随记者跟他们一起去。虽然采访很累,但江若然认为只要跟喻文州在一起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一天晚上,喻文州问江若然,“要不出去看看?”江若然点了点头。

喻文州与江若然出去玩,看着江边的风景。

殊不知,被人拍了,而且被发在网上。

有些粉丝黑江若然,看不惯她,有些支持,但是少部分。

喻文州在网上说——请尊重我们,也请那些粉丝不要做什么。

但江若然都无所谓,刘铭问江若然,为什么。江若然说,他们说他们,我为什么在意?

7

回国后,江若然一下飞机,就被喻文州粉东西扔到,还在保安人员护送下才走。

搞得很像名人一样,江若然自嘲了下自己。

回到家后,发现信箱里有信,打开都是恶意的信。

一天天过去,江若然跟平常一样,跟喻文州讲话时,也没有什么。只有一个人时,默默地哭泣。

本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直到那天——

下午,她采访玩别人之后走出去时,脑后被砸,之后一片黑暗,只记得在昏之前告诉刘铭,“不要告诉他。”

再次醒来的时候,仍是一片黑暗,江若然明白了一点——她失明了。

“你醒了!”听到江若泽的声音,首先说了到医院的第一句——“文州没来吧。”

“嗯,他没有……若然……医生说你这失明能治……但恢复的概率太低……要做手术……”

江若然打断江若泽,“知道了,没事,不是能治嘛。再说我没死,就是算我命大。”

“不要把死不死挂在嘴上……在这里只有你一个……你敢走……留下我和父母吗……”江若泽抽噎起来,死死地抱着江若然,仿佛……她已死了。

江若然拍了拍江若泽的背,“好好……我不是还在吗……别哭……”

江若然抱怨道,“真是的,到底谁是姐姐,谁是妹妹,还要我安慰你。”

“还知道我是你姐啊。”

“知道知道……对了姐,用我手机给文州一条短信吧,上面写……加油比赛……分手吧。”

“你确定?!”

“嗯,为了不让他分心,只能这样,也不想让他痛苦。”

“你真伟大……”

“文州回了什么?”

“……他只说……嗯”

“哦……姐我想睡了”

“……睡吧……我出去一下,洗把脸。”

“……去吧。”

江若泽一出去,江若然把自己塞在枕头里,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。

在G市,喻文州一直盯着那条短信,直到黄少天喊他的第20次。

8

在之后,江若然常常做恶梦,时常睡着睡着就醒了,眼睛旁还有泪痕。喻文州也时常走神,训练心不在焉,身边的人都说,喻文州(江若然)变了。

因江若然住院,身为好友的叶修和苏沐橙经常去看望她。

“若然,我来啦~”

“呦,姐来了,感觉怎样。”

“还行。”说着她扯出了一个微笑,在别人看来没什么感觉,但她们知道,她在逞强。

苏沐橙每次看到她那笑容,带着悲伤,都很想告诉喻文州她的情况,但都被叶修和江若然阻止了……直到江若然病情恶化,必须做手术,那时正蓝雨来H市打比赛。

比赛后,苏沐橙知道江若然这样,不忍心,最终找喻文州谈话。起先提到,喻文州说,你不要说了。叶修很生气,大喊道,“什么不用说了!你不知道江若然因为你而失明!!你还让我不要说!好!我现在就告诉你!她现在做手术!你到底!是来!还不是不来!!”

喻文州听到江若然因他而失明已愣了,听到她在做手术,马上问,“她在哪个医院。”

坐在车上,喻文州恨不得马上到江若然身边,可惜,他做不到。到医院门口,喻文州发疯得跑进去,到那手术室外,江若泽坐在外面,倒在她旁边的人身上,手心已泛白那人帮她擦着泪痕,江若泽看到喻文州来了,不吃惊,只是默默地允许,等手术灯灭了,医生说,手术很成功,他们松了一口气。江若泽给喻文州江若然的手机,用她沙哑的声音,说道“看看吧……那是手术前的江若然……我认为你应该看到……我妹妹交给你了。”之后,拍了拍他的肩膀,被她旁边的人扶了出去。

喻文州打开手机,发现是指纹解锁,他莫名地用自己的手指,发现能解开,打开一看,全是手术前的照片,照片里江若然,脸色苍白,却带着微笑,但喻文州知道,那是她扯出微笑。

喻文州站在病床前,看着她的脸,平静且失去平时的温暖。

喻文州在病床边哭了,这是他成熟后第一次哭。为他的软弱而哭,为他没有保护好她而自责,也为他自己……

第二天早晨,江若然醒了,但意识还比较模糊,然而她的第一句是——文州。

喻文州听到他在喊,马上醒来,等江若然清醒时,看到喻文州,先是吃惊,想起他们已分手。马上改口,喻队好。

他愣了,又流泪了,把她揽在怀里,他咽哽道,“对不起……是我不好……不要离开行不……求你了……”

这轮到江若然愣了,她第一次看到喻文州哭,江若然缓缓地抬起手臂,拍了拍喻文州的背,“嗯,我在这。”别怕,我不是还在吗。

尾声:

他们又和好了,跟以前一样。

在十二赛季,霸图最终赢得总冠军,韩文清退役,一退役就与叶修结婚,跌了很多的人眼睛。江若然与喻文州被邀请了,在婚礼上,江若然羡慕道,“真美啊。”

十三赛季,蓝雨赢了,跟那时一样,江若然采访喻文州最后问他,“你有什么话要说?”

喻文州笑了笑,“谢谢大家,也请他们注重我的选择……”然后往后退了一步,半跪在江若然前面,拿出戒指盒,打开它,对江若然说:“嫁给我。”

江若然脸全红了,点了点头。喻文州握住江若然的手,把戒指给她戴上,江若然拉起喻文州,也给他戴上。

这时刘铭仿佛想起什么关了摄影机,拿出自己的摄影机。

喻文州抱紧江若然,仿佛把她嵌在自己里,之后把江若然吻了,江若然被这男人的吻彻底包围,她揽上男人脖子把他往自己面前搂。

你说其他人?

在喻文州求婚时,黄少天一群人已过来,现在,正大叫,嫂子恭喜。

在这么曲折的路上,他们最终终成眷属,虽然坎坷,被很多人给阻碍,但他们相信,他们会继续走下去的。

 


end

感谢阅读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江南舟 | Powered by LOFTER